CQADI观点丨强制绿色建筑标准背景下LEED认证设计探讨——以重庆地区大型公共建筑为例

科研技术
2021-11-09

摘要:本文基于重庆地区大型公共建筑绿色建筑二星级要求的政策背景,以重庆市《公共建筑节能(绿色建筑)设计标准》(DBJ 50-052—2020)和LEED v4 BD+C体系为研究对象,从标准技术条文的角度对绿色建筑二星级要求与LEED认证的得分协同进行研究,得出执行强制绿色建筑二星级要求下的大型公共建筑基本能达到LEED v4银级的技术水平的结论,并对LEED各大类得分率进行了分析,提出了进一步提升认证等级的可能途径。同时,结合政策与市场因素,对LEED认证体系在重庆的未来发展进行了展望。

作者:信誉好的十大网投有限公司丨谢崇实 黎昆 蒋超

754a1df50977c105cf77464ad979bff

▲香港置地 光环中心 成渝地区首个LEED v4 BD+C金级认证写字楼

香港置地供图

PART.01 研究背景

2013年,重庆市将地方《绿色建筑评价标准》(DBJ 50/T-066)与强制性设计标准《公共建筑节能设计标准》(DBJ 50-052)进行有效融合,编制制定了《公共建筑节能(绿色建筑)设计标准》(DBJ50-052—2013),要求执行标准的绿色公共建筑至少达到国家一星级绿色建筑设计标识的要求[1]。此后,该标准分别在2016年和2020年经历了两次修编。当前执行标准为《公共建筑节能(绿色建筑)设计标准》(DBJ 50-052—2020)(以下简称“《公建标准2020》”)。“十四五”期间,重庆市将推动星级绿色建筑的建设,落实主城都市区中心城区社会投资建筑面积2万平方米及以上的大型公共建筑应达到二星级及以上绿色建筑标准[2]。在这样的政策推动下,预计“十四五”期间,重庆二星级及以上的绿色建筑数量将迎来大幅增长。

除了以国家《绿色建筑评价标准》(GB/T 50378)和重庆市《绿色建筑评价标准》(DBJ 50/T-066)为基础的绿色建筑体系外,美国LEED认证体系作为一种由业主自主申报的绿色建筑认证体系,亦是重庆市绿色建筑市场上不可忽视的一股力量。截至2021年6月,根据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网站上的项目检索结果,重庆地区LEED注册项目共计93个,其中获得认证的项目41个[3]。结合重庆地区过去10年LEED项目注册数量和认证数量的发展趋势(图1),未来重庆地区LEED认证项目将进一步增多。同时,从当前重庆地区LEED认证项目的空间分布看(图2),仍然呈现出集中于解放碑、化龙桥和江北嘴的格局[4];未来随着重庆主城都市圈的拓展以及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建设,预期在西部片区将出现LEED认证项目,填补区域空白。

图片2

▲图1 重庆地区LEED项目数量变化(2010—2020)

图片3

▲图2 重庆地区LEED认证项目空间分布

针对重庆绿色建筑体系的研究,过往主要以重庆市《绿色建筑评价标准》(DBJ 50/T-066)为基础,对重庆地区公共建筑项目技术利用情况进行调研与分析[5-6]。重庆地区针对LEED认证体系的研究较少,主要研究集中在重庆地区LEED认证项目的空间分布、认证体系与版本、得分情况分析[4],以及基于国家《绿色建筑评价标准》(GB/T 50378—2019)二星级绿色建筑和LEED v4 CS金级认证的双认证策略[7]。

在过往研究中,未见有学者对重庆建筑节能和绿色建筑强制性标准与LEED认证体系的技术协同情况进行研究。因此,本文以重庆市《公建标准2020》为基准,以LEED v4版本为目标,梳理重庆地区项目在执行强制性绿色建筑二星级标准的情况下,相关绿色建筑技术措施将如何对项目申报LEED认证产生积极影响。这一研究,将有助于更全面地理解LEED认证体系,同时为重庆地区LEED项目的申报提供技术层面的参考与指导。

PART.02 标准体例与范围的差异

重庆市《公建标准2020》是结合国家《绿色建筑评价标准》(GB/T 50378—2019)和重庆市《绿色建筑评价标准》(DBJ 50/T-066—2020)的要求,在原《公共建筑节能(绿色建筑)设计标准》(DBJ 50-052—2016)的基础上进行的修订,使其在达到建筑节能要求的同时,满足国家及重庆市基本级绿色建筑的要求[8]。这次修订调整了标准的体系框架,按照专业进行了章节划分,每个章节都包含一般规定、节能设计、绿色设计三部分。这种方式符合当前设计工作的传统分工,同时能有效帮助和指导各专业设计师理解、掌握绿色建筑设计的方法[9]。同时,在附录D中,增加了公共建筑二星级绿色建筑设计要求。

LEED是Leadership in Energy and Environmental Design的缩写,是由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建立并推行的绿色建筑认证体系。LEED体系自1998年推出以来,随着行业发展持续获得改进与更新。目前最新的版本为2013年起实施的LEED v4版。本文以新建大型公共建筑为对象,因此研究中以LEED v4 BD+C体系中的NC(New Construction)作为研究目标[10]。LEED v4 NC在评价大类上总共分为9大类,共计60条技术条款。技术条款分为先决条件和得分项两类。必须满足先决条件,并通过得分项的具体分值累加,计算项目的总体评价得分。LEED认证根据项目总体评价得分,分为4个认证等级:认证级(40~49分)、银级(50~59分)、金级(60~79分)、铂金级(≥80分)[11]。与重庆市《公共建筑节能(绿色建筑)设计标准》(DBJ 50-052—2020)主要涵盖设计阶段技术要求不同的是,LEED v4 NC体系涵盖了设计、施工、调试运行及项目公共推广等方面的内容,在工作阶段的覆盖范围更为广泛。

PART.03 标准协同分析

重庆地区大型公共建筑在执行《公建标准2020》达到绿色建筑二星级要求时,须执行标准各专业章节的全部内容,以及附录D中的一般规定和Ⅰ类绿色设计;对于Ⅱ类绿色设计,则根据项目实际情况进行多样性选择,总分满足附表D中的具体要求[12]。因此,研究针对《公建标准2020》中的必须执行条文和可选执行条文,分别进行梳理分析。对于LEED认证体系中涵盖的非设计类条文,另作研究分析。

1.必须执行条文技术协同分析

将LEED v4 NC技术条文的具体要求,与《公建标准2020》中的必须执行条文要求进行匹配,将完全可对应的条文列出,并计算出各专业可贡献的LEED认证分数(表1)。

表 1 必须执行条文协同分析

4

通过表1可知,重庆《公建标准2020》中的必须执行条文,可为LEED v4 NC体系贡献30分。

2.可选性条文技术协同分析

重庆《公建标准2020》附录D中,一共有42条Ⅱ类绿色设计技术条文,分值从2~10分不等。根据附录D的要求,针对不同类型的项目和项目情况,对应Ⅱ类绿色设计总分值从60~75分不等。为了研究Ⅱ类绿色设计可选性技术条文与LEED认证的协同性,结合重庆本地公共建筑项目特点,对可选性绿色建筑技术的选用情况进行分析。因此,选取了15个执行《公建标准2020》的项目案例进行了调查(表2),对Ⅱ类绿色设计技术条文的应用比例进行梳理(图3)。

表2 项目案例基本信息汇总

5

图片6

▲图3 Ⅱ类绿色设计技术条文应用比例

从表2的统计来看,所有项目Ⅱ类绿色设计选择条文数均未超过14条,平均数为12。从图3的统计来看,在全部42条Ⅱ类绿色设计技术条文中,有14条技术措施的应用率达到了50%及以上。因此,结合这14条绿色建筑技术措施与LEED认证的协同分析(表3),最大程度地符合重庆地区目前执行《公建标准2020》附录D的绿色建筑现状。通过表3可知,重庆地区常用的14条Ⅱ类绿色设计条文可为LEED v4 NC体系贡献10分。

表3 可选执行条文协同分析

7

3.其他LEED技术要求分析

在LEED v4 NC体系中,除上述与设计阶段相关的条文外,还有部分条文得分基于项目的客观条件,绿色施工管控以及项目公共推广;这些技术要求并未与《公建标准2020》中的条文产生协同效应,将相关条文与重庆地区绿色建筑工程实践的关联进行整理汇总(表4)。

表 4 其他技术条文要求概要

8

绿色施工、设备调试、废弃物管理等工作,已是当前重庆地区绿色建筑工程在施工阶段以及运行前期的必备工作[13]。LEED条文的技术要求,只是进一步明确上述工作采取的措施、流程以及定量指标要求。因此,在工程项目实践过程中,相关工作均有在LEED v4 NC体系得分的可能。

PART.04 绿色认证等级协调分析

通过上述分析,重庆地区绿色建筑工程项目在执行《公建标准2020》以及附录D,并达到绿色建筑二星级技术要求的前提下,可在LEED v4 NC体系中获得40分,达到认证级的得分要求;并有机会通过表4中的其他技术条文进一步提升认证得分至56分,达到银级的得分要求。

为进一步研究得分的分布情况,计算上述56个得分在LEED v4 NC体系中各评价大类的得分占比(图4)。如图所示,在LEED v4 NC的9个大类中,得分率最低的是整合设计IP(0%),其次是材料与资源MR(15.38%);得分率最高的是地域优先RP(100%),其次是用水效率WE(81.82%)和选址与交通LT(75%)。可持续场址SS、能源与大气EA、室内环境质量EQ三个大类的得分率差异不显著。

由于地域优先体现LEED认证项目的地域特性,因此从侧面反映出重庆《公建标准2020》的标准条文充分体现重庆地域特性的特点。而用水效率WE得分率较高,也进一步说明《公建标准2020》体现了重庆多雨缺水的地域特性。选址与交通LT的得分点要求,主要基于项目选址的客观条件以及鼓励可持续交通方式的应用,重庆地区执行强制性绿色建筑二星级标准的项目均位于主城都市区中心城区范围,具有良好的公共交通资源。同时,近年来重庆地区大力推动使用新能源车辆,使得该部分具有较高的得分率。

整合设计IP是LEED一直倡导的一种设计模式,目前国内设计仍以较为传统的五大专业为主,在工作模式和流程上与LEED存在差异。针对材料与资料MR部分,我国的绿色建筑以绿色建材认证以及高性能材料为主要导向,与LEED认证中的材料认证要求存在体系性差异,因此这部分得分率偏低是可以理解的。

从图4的得分分布占比可知,重庆地区执行强制性绿色建筑二星级标准的项目,如计划将LEED认证等级提升至金级(60~79分),应将在可持续场址SS、能源与大气EA、室内环境质量EQ三个评价大类中考虑进一步提高得分。

9

▲图4 得分分类占比

PART.05 重庆地区LEED认证发展展望

十四五期间,重庆将建设中西部国际交往中心,吸引更多国家和国际组织来渝设立领事、商务和办事机构[14]。这将推动重庆写字楼租赁需求的增长。同时,政府对绿色技术和绿色金融的支持将进一步推动绿色楼宇的普及,而疫情后则有更多的租户表示更青睐绿色和健康建筑[15]。在市场层面,LEED认证楼宇具有良好的资产价格和租金收益[16],是投资人注重可持续物业市场的动力之一。这些政策和市场环境,未来必将进一步推动LEED认证体系在重庆市场的发展。

中国绿色建筑经历了十余年的发展,已经居于世界领先水平[17]。重庆市创新性地将绿色建筑要求融入强制性标准,大范围带动了绿色建筑的发展[1]。通过前述研究,表明按照当前重庆市强制绿色建筑二星级标准的要求,已可达到LEED银级的得分要求。尽管LEED体系作为源于美国的舶来品,在工程实践领域与国内技术规范存在一些差异[4],但通过合理的技术体系路线规划,已可实现利用地方强制性绿色建筑体系覆盖LEED认证体系的技术途径,这将进一步降低LEED体系在重庆地区的技术应用门槛,从而促进重庆地区绿色建筑的国际化对标与提升。

参考文献

[1] 丁勇,洪玲笑,何玥儿,等.重庆市强制执行绿色建筑的标准路线思考[J].工程建设标准化,2016(4):67-71.

[2] 重庆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重庆市勘察设计行业“十四五”规划(2021—2025年)(征求意见稿)[EB/OL].[2021-06-10].

http://zfcxjw.cq.gov.cn/zwxx_166/gsgg/202103/t20210324_9030702.html

[3] 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USGBC). 重庆地区LEED项目统计[EB/OL].[2021-06-10].

http://cn.usgbc.org/projects keys=chongqing.

[4] 谢崇实,林羚.重庆地区LEED认证项目的现状与思考[J].重庆建筑,2016(2):5-8.

[5] 丁勇,范凌枭.重庆地区绿色建筑发展及技术应用特点研究[J].安徽建筑,2016(9):13-15.

[6] 丁勇,洪玲笑.重庆地区绿色建筑实施现状与问题思考[J]. 暖通空调,2017(6):21-28.

[7] 蒋超,谢崇实,黎昆,蒋有菊.重庆高层办公楼绿色建筑二星级LEED金级双认证设计策略初探[C]//2020国际绿色建筑与建筑节能大会论文集,2020.

[8] 公共建筑节能(绿色建筑)设计标准:DBJ 50-052—2020[S].重庆:重庆市住房和城乡委员会,2020.

[9] 谢自强.重庆市《绿色建筑设计标准》编制解读[J].重庆建筑,2014(6):14-17.

[10] LEED v4 建筑设计与施工[S]. 美国:美国绿色建筑委员会,2013.

[11] 赵敬源,黄志勇. LEED v4与《绿色建筑评价标准》的对比研究[J].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17(6):408-415.

[12] 公共建筑节能(绿色建筑)设计标准:DBJ 50-052—2020[S].重庆:重庆市住房和城乡委员会,2020.

[13] 建设工程绿色施工规范:DBJ 50/T-228—2015[S]. 重庆:重庆市住房和城乡委员会,2015.

[14] 重庆市人民政府.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印发重庆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纲要的通知(渝府发〔2021〕6号)[EB/OL].[2021-02-10].

http://www.cq.gov.cn/zwgk/zfxxgkml/szfwj/qtgw/202103/t20210301_8953012.html

[15] 世邦魏理仕研究部.中国“十四五”规划解读 2021—2025年国家发展目标及其对房地产市场的影响[Z]. 2021.

[16] 戴德梁行.绿色租赁成写字楼租赁新趋势[Z].2020.

[17] 孙苏,黄嫣然.推动绿色建筑发展,创造美好现代生活——专访重庆市绿色建筑专业委员会秘书长丁勇教授[J].重庆建筑,2021(4):62-63.

(原文刊载于《重庆建筑》杂志2021年第10期)